马林斯基剧院, 大剧场

霍万斯基党人之叛乱


五幕歌剧

俄语演唱
(俄英文字幕)

Performers

指挥:

帕韦尔•斯梅尔科夫

Marfa: Nadezhda Serdyuk
Dosifei: Sergei Pleshivtsev
Prince Ivan Khovansky: Yevgeny Plekhanov
Prince Andrei Khovansky: Roman Krukovich
Prince Vasily Golitzin: Alexei Smirnov
Shaklovity: Vyacheslav Vasilyev
A Scrivener: Vsevolod Marilov

Credits

作曲:莫杰斯特·穆索尔斯基
管弦乐编曲: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
作词:莫杰斯特·穆索尔斯基

音乐总监:瓦列里·捷吉耶夫
总导演:列奥尼德·巴拉托夫 (1960)
布景及服装设计:菲多尔·费多罗夫斯基
最新恢复的制作导演:尤里·阿列克桑德罗夫 (2000)
导演:尤里·拉普捷夫
最新恢复的制作布景设计: 维亚切斯拉夫·奥库涅夫
最新恢复的制作服装设计:塔季娅娜·诺吉诺娃
灯光设计:夫拉季米尔·卢卡谢维奇
编舞:菲多尔·洛普霍夫

SYNOPSIS

第一幕

莫斯科广场。大贵族贵族夏克罗维蒂要普蒂雅奇代写一封密告信,不准泄密,否则将受刑、处死。他口授内容,说霍万兴那父子谋反,想立自己儿子为帝,自己摄政。夏克罗维蒂等普蒂雅奇写完信取走。与此同时,巡逻广场的弓箭手吹嘘最近对可恨的大地主的屠杀。为了纪念这些血腥事件,广场上竖起了一根柱子,上面刻着被处决者的名字。有人停在柱子前,他们让普蒂雅奇给他们读那些遇难者的名字。一想到军队暴动,他们就陷入悲哀的沉思。

在民众欢呼合唱声中,霍万兴那大公登场,大众唱赞颂他的歌,和霍万兴那一起退场。德国姑娘恩玛被霍万兴那的儿子安德烈追赶着登场,她说,你杀死我的父亲和未婚夫干脆把我一起杀了。安德烈拥抱她,恩玛反抗,被安德烈抛弃的情人、分离派修女玛尔华看到,玛尔华救了恩玛。归来的霍万兴那大公看到了这一幕。 他自己喜欢恩玛,但安德烈准备杀了她,而不是把她交给父亲。他拔短剑要刺恩玛,反被多西费把剑夺走。

第二幕

摄政公主索菲亚的宠臣、情人戈利钦大公府,夜。戈利钦读索菲亚来信,喃喃低语说,公主是权力欲极强的野心家,虽是自己情人,何时会被杀头都不可预料。玛尔华上场,戈利钦要她替自己算命。玛尔华以咒语召唤灵界幽灵,唱预言之歌《将袭击你的是失势与流放》。戈利钦大怒,大叫着“消失吧”,令部下把玛尔华推入沼泽。戈利钦哀叹自己命运,霍万兴那来访,指责他削弱自己的权力。两人争吵时,多西费上场又警告说,分离派正处在危机中,希望大家同心协力。但实际三人各怀鬼胎,戈利钦希望索菲亚从摄政变为女帝,霍万兴那想推儿子登上皇座,多西费想把尼曼派消灭干净。他们共同的希望是尽快弄垮彼得帝。传来分离派教徒合唱,玛尔华重新上场,指控戈利钦派人暗杀她,多亏彼得帝的卫兵相救。三人听说与彼得帝一起长大的卫兵已经获得权力而感惶恐。这时夏克罗维蒂向大家报告,霍万兴那的阴谋已被告发,沙皇已下令要逮捕他,大家将信将疑。

第三幕

玛尔华来到霍万兴那家的庄园。她还在思念背叛自己的情人安德烈,她唱:“你把我抛弃,我也绝对不让你自由,让我们一起走向熊熊烈焰。” 多西费说,现在不是走向死的时候,两人一起下场。远处传来士兵合唱,喝醉了酒的士兵唱着登场,他们的妻子们也跟着穷开心。普蒂雅奇警告,别处军营已遭彼得帝卫兵袭击,弄清真相的士兵们请出霍万兴那,建议立即迎战彼得帝的军队。霍万兴那责备说现在不是时候,回到自己家中。士兵们预感自己命运的悲伤合唱。

第四幕

第一场

戈利钦的仆人警告霍万兴那他有生命危险。霍万兴那勃然大怒——在自己的庄园里,谁敢碰他?夏克罗维蒂上场,要霍万兴那去参加摄政最高会议,霍万兴那穿礼服准备出发。霍万兴那出门就被刺客刺死,夏克罗维蒂哼着姑娘们合唱的曲调大笑 — 刺客就是他的部下。

第二场

戈利钦真的被贬谪,广场上的民众目送他流放的马车远去。多西费上场感叹大势已去,玛尔华告诉他,彼得帝已下令要把分离派教徒斩尽杀绝。安德烈上场,指责因玛尔华的背叛,给大家带来灾祸,要把她处死。他吹起号角召唤士兵,无一人响应。玛尔华告诉他士兵都已被捕,拉他逃走。被捕的士兵扛着砍头用的圆木与斧子上场,等待处死。但卫兵首领赶来,最终宣布彼得帝已下令对他们特赦,让他们回到克里姆林宫。

第五幕

松林中的分离派修道院,月夜。多西费绝望地唱歌,说希望已破灭,与其屈服在沙皇前放弃信仰,不如把修道院烧掉,大家一起火化。教徒们响应,唱殉教合唱《让圣火使我们洁净》,大家一起走进修道院。单独留下的玛尔华对安德烈说“请你回忆把我抱在怀里的那个夜晚吧”,她拉着他的手走向烈焰。彼得帝军队的号角声临近,分离派教徒们把木柴堆在修道院周围,玛尔华以蜡烛点火,修道院与教徒们全被烈焰吞没。

ABOUT THE PRODUCTION

1872年,穆索尔斯基开始创作歌剧《霍万兴那》。从那时起直到今天,它的光辉道路仍在继续。到作曲家去世的时候,他已经几乎完成了歌剧钢琴改编谱;在自焚的最后一幕中只缺少了一小部分,它由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完成。

《霍万兴那》通往世界名望的道路是艰难的。很长一段时间,《霍万兴那》按照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版本被演出,就像穆索尔斯基另一部歌剧《鲍里斯·戈杜诺夫》一样。

不过,为了向穆索尔斯基本来的钢琴改编谱致敬,自1950年代以来,音乐家们比较喜欢把它演奏。这部最接近穆索尔斯基最初的构思的钢琴改编谱是由伯韦尔·拉姆 (Pavel Lamm) 精心重新创作于1932年,而1959年它由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改编成乐队合奏曲。1960年,基洛夫剧院成为世界第一个上演肖斯塔科维奇的《霍万兴那》版本的剧院。

1988年12月,随着瓦列里·捷吉耶夫 (Valery Gergiev) 担任了基洛夫剧院艺术总监,这部歌剧又重新开始登台。这样,《霍万兴那》的复兴成为捷吉耶夫第一个重大艺术行动,而现在,二十五年后,我们又一次有机会听到这部伟大的俄罗斯歌剧。

这么长的时间之后,《霍万兴那》没有沦蔼 —— 无论是从音乐的角度,还是从演出法的角度来看。可以说,《霍万兴那》制作成功的秘诀在于列昂尼德·巴拉托夫 (Leonid Baratov) 的导演艺术。这位杰出的导演大师曾在全国最大的音乐剧院工作过,对现实细节的关注和人群场景的范围为他的所有的作品增添了历史的真实性。

1989年,在穆索尔斯基音乐节框架内,该剧由导演埃米尔·帕辛科夫 (Emil Pasynkov)剪辑,瓦列里·捷吉耶夫则通过揭露不合理的剪切的部分刷新了音乐观。费奥多尔·费多罗夫斯基 (Fyodor Fedorovsky) 的著名布景也被修复,他继承了苏联时期伟大的戏剧艺术家孔斯坦京·科罗温 (Konstantin Korovin) 和亚历山大·戈洛文 (Alexander Golovin) 的传统。2000年,新的版本由尤里·亚历山德罗夫 (Yuri Aleksandrov)和尤里·拉普捷夫 (Yuri Laptev) 被准备。

这样,马林斯基剧院的剧目保留了此部歌剧,其谱系始于1911年11月,自在马林斯基舞台上的《霍万兴那》首次演出(多西费角色的表演者及导演 –– 费多尔·沙利亚平 (Fyodor Chaliapin),指挥 –– 阿利别尔特·科乌茨 (Albert Coates),设计师 –– 孔斯坦京·科罗温)。

尽管《霍万兴那》不像《黑桃皇后》或《奥涅金》那样受观众欢迎,但这部歌剧是首席女主角和主角演员的最爱。在这部歌剧中,交响乐团起重要作用。它用正确的声调强调独唱者们的人声,它在有些歌剧片段使我们感动得流泪。

捷吉耶夫指出:“对我来说,在最后一幕中,管弦乐队的声音比舞台上虚假的激情重要得多。分离派修道院是否着火有多重要么?我认为,在那场中,该着火的是乐队!” 捷吉耶夫的这些话传达了伴随着《霍万兴那》燃烧的气氛。

对穆索尔斯基来说,今天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理由的感觉会承认,关于永远的俄罗斯动乱的歌剧在任何时候都是现实的。

伊奥西夫·赖斯金 (Joseph Raiskin)


首次演出:1886年2月9日,圣彼得堡,科诺诺夫音乐厅,音乐话剧爱好者小组
马林斯基剧院首演:1911年11月7日
该制作首演:1952年7月13日,基洛夫歌剧舞剧院( 马林斯基剧院)
最新恢复:2000年5月1日

演出时长:4小时40分钟 (含两次中场休息)

Age category 12+

© 2016 – 2022
The Mariinsky Theatre
Primorsky Stage Information Service
+7 423 240 60 60
tickets-prim@mariinsky.ru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网站上的任何标志、图形或图像均不得进行复制或转播。
user_nameВыход

The highlighting of performances by age represents recommendations.

This highlighting is being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Federal Law N139-FZ dated 28 July 2012 “On the introduction of changes to the Federal Law ‘On the protection of children from information that may be harmful to their health and development’ and other legislative act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