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林斯基剧院, 大剧场

沙皇的新娘

四幕歌剧

用俄语唱
(俄语和英语字母)

Performers

指挥:

帕韦尔·斯梅尔科夫

Cast to be announced

Credits

作曲: 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编剧: 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
伊利亚.泰尔敏夫
根据列夫·梅伊悲剧改编而成

Musical Director: Pavel Smelkov
Stage Director: Vyacheslav Starodubtsev
Set and Costume Designer: Pyotr Okunev
Lighting Designer: Sergei Skornetsky
Video Designer: Vadim Dulenko
Musical coach: Irina Soboleva

SYNOPSIS

第一幕

禁卫军格里高利•格里亚茨诺伊在家等着他的客人。他希望能够博得伊万•雷科夫信任,并从御医波梅利那里得到迷药。格里亚茨诺伊爱恋的美人玛尔法•索巴金娜已经和心上人——刚刚从国外回来的雷科夫订婚。格里亚茨诺伊曾经去过提亲时,遭到拒绝。格里亚茨诺伊还不清楚该怎么办,但他充满决心不让他们结婚。

接着客人陆续来到,由好友马留塔带头。过一会儿,最近和玛尔法订婚的雷科夫和医师波梅利也到了。格里亚茨诺伊亲切地欢迎客人,举杯致意,宴会便开始了。夜已深,大家干完最后一杯酒就回家去了。格里亚茨诺伊叫住波梅利,把他带到房间的隐密角落。看到这个情景的格里亚茨诺伊情妇柳芭莎觉得很好奇,于是躲到熊皮帷幕背后窃听。接着格里亚茨诺伊便问医师:“有没有能使姑娘迷恋我的媚药“。柳芭莎因得知爱人变心,而心生妒忌和歹念,想要找到玛尔法并复仇。

第二幕

黄昏时分,众人侃侃交谈,但因禁卫队员的登场而中断,他们高唱着出征的誓言,不安情绪则传到群众之间,有传言说沙皇在选新娘。

这时玛尔法、杜尼亚莎和佩特罗乌娜一起从修道院出来。突然,沙皇从旁经过,玛尔法认不出他是伊万雷帝,但他的眼神让玛尔法很不自在。

此刻柳芭莎稍稍出现。她对玛尔法的美丽感到惊讶。柳芭莎决定用爱情来向波梅利交换迷魂药,以拆散爱人对玛尔法的迷恋,最后忍辱接受邪医波梅利的条件。

第三幕

索巴金家的大客厅。索巴金、雷科夫和格里亚茨诺伊等三人坐在桌子边谈玛尔法的婚事。格里亚茨诺伊表示自己愿意当雷科夫的伴郎。当时沙皇正在选新娘,玛尔法和好友杜尼亚莎都在名单内。大家都在等着姑娘们。

杜尼亚莎的母亲莎布罗娃来访,说出她前往参观沙皇选新娘仪式时的盛况,她兴奋地说杜尼亚莎好像被沙皇看中,大家都认为杜尼亚莎被选作皇后了。因此,索巴金决定庆祝女儿与雷科夫的订婚。格里亚茨诺伊确认出玛尔法的酒杯后,趁乱将迷药加入她的蜜酒酒杯中。但他不知道,迷药被柳芭莎调包了。格里亚茨诺伊以伴郎身份向玛尔法敬酒,要求她干杯,而她真的干了。这时使者出现,很郑重地宣布说沙皇选中玛尔法作为新娘。

第四幕

索巴金尽管为自己的女儿玛尔法被选为皇后而高兴,但快乐只是刹那间的事,原因是玛尔法得了重病。

格里亚茨诺伊出场。原来,雷科夫已经招认下毒,因此被杀。玛尔法闻知当场昏厥。她虽然醒过来,神智却已错乱。她说梦见自己已经成为皇后,把格里亚茨诺伊认成是雷科夫,紧握他的手唱出爱的咏叹调。格里亚茨诺伊认为医师给他的是毒药,而不是媚药!

柳芭莎出场,坦承是她将迷魂药换成毒药,格里亚茨诺伊愤而杀了她,最后被禁卫军带走。


World premiere: 22 October 1899, The Russian Private Opera (Mamontov Theatre), Moscow

Running time: 3 hours 40 minutes
The performance has two intervals

Age category 12+

© 2016 – 2019
The Mariinsky Theatre
Primorsky Stage Information Service
+7 423 240 60 60
tickets-prim@mariinsky.ru
未经本网协议授权,网站上的任何标志、图形或图像均不得进行复制或转播。
user_nameВыход

The highlighting of performances by age represents recommendations.

This highlighting is being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Federal Law N139-FZ dated 28 July 2012 “On the introduction of changes to the Federal Law ‘On the protection of children from information that may be harmful to their health and development’ and other legislative act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